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令夏之夏 / 原创单篇故事 / 故事|隔壁搬来个小妖精

            0 0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故事|隔壁搬来个小妖精

            原创
            2018-07-10  令夏之夏
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?晚饭后,柳叶和丈夫袁向志带着儿子乐乐出去散步,顺便去小区对面的超市买了点东西。

            从超市回来,柳叶想拿钥匙开门,她掏掏口袋又翻翻包,小声说,“我好像忘带钥匙了!”丈夫袁向志一把扯过她的包翻了一阵没翻到,高声骂到:“忘带钥匙,我看你这蠢娘们儿是忘带脑子了!”

            柳叶小心翼翼地说,“你车里不是还有把备用钥匙么?”袁向志摸摸口袋,“艹,车钥匙放家里没带出来!那找人开锁吧!。”

            柳叶说着,眼睛开始在墙上到处搜寻。

            他们住的是老小区,楼道里到处都是牛皮癣,打孔的、开锁的、办证的啥都有。可现在柳叶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,她在昏黄的灯光下顺着楼梯往下一层层去找,也只找到斑驳墙壁上留下的一块块丑陋疤痕。

            柳叶重新爬上来,对袁向志说,“小广告都没有了,难道是物业清掉了?”

            俩人站在门口望着防盗门叹气,4岁的儿子乐乐在墙边用手抠翘起的墙皮,边扣边快活地哼着歌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从隔壁翻过去。,袁向志说。柳叶惊呼,“那怎么行,6楼呢!”袁向志瞪了柳叶一眼,她就闭嘴了。在这个家里,袁向志是绝对的权威,她不能有任何质疑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敲门,隔壁开门的是个年轻女孩,穿着清凉的吊带睡衣,露着大片白皙的皮肤,胸口两座雪山中间是深深的沟壑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把情况说了一下,女孩答应让他们进去,但提醒他很危险,让他想清楚。袁向志说, “没关系,我自己会小心的。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爬上阳台刚要翻,女孩拉了他一下。她从抽屉里翻出一个长绳子,把绳子的一端系在窗框上打了死结,把另一端递给袁向志,“系在腰上,安全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笑着说谢谢,接过绳子系在腰上,有了保护绳,在女孩目光的注视下,身轻如燕地翻了过去。他打开房门让柳叶和乐乐进去,自己又去隔壁感谢女孩。

            女孩说,“不用谢,我给你绳子不光为你,也是为了自己不惹麻烦。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目光扫过她胸前的雪山沟壑,落在她的脸上,真诚地说,“如果你怕惹麻烦,就不会让我进了,既然让我进了,还给我绑了安全绳,就是我的大恩人。”

            女孩听他说得一本正经,不由得扑哧笑出来,一缕青丝随着动作滑到沟壑边,袁向志心里一颤,想伸手帮她把头发撩开,费了好大劲才忍住冲动。

            女孩看看袁向志鼓鼓的胸肌,眨眨眼说,“其实你刚才还挺MAN的。认识一下,我叫小倩,是前两天才搬来的租客。“

            袁向志连忙说:“我叫袁向志,改天请您吃饭以示感谢。”

            握着小倩滑腻的小手,袁向志心想,她比电影里的聂小倩还要勾魂摄魄。

            2.
            自从有了美邻相伴,袁向志每天都很开心,看到小倩时,他都会过去打招呼,趁机聊上几句。

            柳叶一般不说话,点点头笑一下就算打了招呼,但心里对小倩是不屑的,低胸打底衫,要么配热裤,要么配短裙,不穿丝袜,就那么晃着两条大白腿,这么清凉的装扮,柳叶心说我看了都觉得脸热,更别说男人了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经常在聊天的间隙,眼睛像探照灯一样对着小倩上下扫射。,柳叶看着不舒服,但毕竟人家小倩帮过他们的忙,她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儿子乐乐偷偷告诉她,说爸爸现在变勤快了,他看到爸爸早上出门时,顺便把隔壁小倩阿姨家门口的垃圾也带走了。袁向志的变化太明显了,连4岁多儿子都看出来了,柳叶当然发现得更多。

            比如,原来没有烟瘾的他,开始喜欢靠着阳台窗户吸烟,眼光随着烟丝一阵阵的往隔壁飘,人还是在家里,魂却好像已经飞走了。

            另外,以前他只是偶尔健身,现在每天晚上都要举哑铃,做俯卧撑,还喜欢照镜子,学健身教练把肌肉鼓起来。

            原来他两双鞋子可以过一年,一双夏天穿,一双冬天穿,穿坏了才买新的,衣服也随意穿。现在特别注意衣着打扮,什么衣服配什么裤子搭什么鞋子,都开始讲究起来,还专门给自己添了不少衣服鞋子。

            柳叶实在忍不住说,“你一个大男人,怎么变得那么臭美?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把眼一瞪,“我赚的钱,想买啥不行?罗里吧嗦的,又想挨揍啊!”

            柳叶被噎了一下,闭了嘴,心里有苦说不出。

            柳叶本来人如其名,纤细的腰肢,雪白的皮肤,虽然不是国色天香,也婷婷袅袅,清秀耐看,追她的人不少。

            柳叶开始没看上袁向志,除了高大健壮长得不错,他学历低工作差,是个妥妥的穷屌丝。但好女怕缠男,袁向志不仅难缠还流氓,他找机会半用强力夺走柳叶的初夜,成功把她娶回了家。

            开始的日子也很甜蜜,可自从儿子出生,由于没有老人帮忙带,柳叶就在家做了全职妈妈。袁向志虽然挣钱不多,脾气又差,但他毕竟是乐乐的爸爸,柳叶很珍惜这个家,对他很温柔体贴。

            但袁向志不仅看不到她的体贴和付出,还越来越嫌弃她。

            这几年在家里,柳叶要带儿子,要收拾家里,还得伺候袁向志这个大爷。

            有时忙得饭都吃不好,觉也不够睡,哪顾得上收拾自己,更别提运动保养了,结果身材走样不说,雪白的脸也变黄了,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说她是没用的黄脸婆;儿子哭闹不舒服了,讲她不会带孩子;家里脏了乱了,说她偷懒不收拾;家里钱不够花,也怪她乱花钱。

            叱骂是家常便饭,有时还会动手打她。

            这几年,没工作的柳叶一直没有安全感,觉得自己没有收入就像走路脚不着地一样,不踏实。她准备在儿子上幼儿园后就去找工作,哪怕出去当个服务员呢,就算辛苦挣钱不多,也比伸手看袁向志的臭脸好一百倍。

            3.
            男人好像都有个通病,要求媳妇儿端庄贤良,最好对别的男人目不斜视,却放任自己和别人女人打情骂俏勾勾搭搭。袁向志不仅帮小倩扔垃圾,还请她吃饭,给她买衣服,带她到处游玩。

            都说女人嫁人是二次投胎,其实很多男人也这么想的,如果可以借助婚姻让自己少奋斗10年,他们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当初袁向志就是看中柳叶不错的家境,还是独生女,谁知柳叶父母并不看好他,他们结婚后,买房时他们出的钱不多,只够付这套老房子的首付。

            后来,柳叶父亲得了癌症,为了治病卖了房子,最后花光了钱人也没留住,留下柳叶多病的母亲租房住。袁向志发现在柳叶身上捞不到好处了,从此便卸下面具,对柳叶的态度越发无所顾忌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接近小倩后,交谈中知道了小倩其实是个小富二代,家在临市,父亲开了一家公司,她和家里吵架一气之下才搬了出来。小倩虽然性格豪放,但因为从小家人保护得好,所以并不了解外面世界的险恶,很天真,还相信爱情。了解到这些的袁向志,心思又开始活泛了,对小倩极尽讨好,猛烈追求。

            但小倩再单纯也知道不能对已婚男人动心思,所以只和他暧昧,享受被追捧的感觉。袁向志钱花了不少,却没有突破俩人的关系,他暗暗着急。

            后来袁向志一想,不是有句话说,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么,当初柳叶就是这么被他拿下的。所以他又故技重施,找机会推倒了小倩。


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关系有了突破,小倩对他的态度果然好了起来。但老婆和情人就住在隔壁,感觉实在太刺激,为了更安全,袁向志另外租了一套更好的公寓,让小倩搬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渐渐地,他发现小倩好像已经被他健壮的身体和高超的床技睡服,就连和家人视频时也不避讳他。她妈妈问袁向志是谁,小倩就调皮地说是她男朋友啊。袁向志在视频中看到小倩家里装潢豪华,住的是独栋别墅。

            后来小倩怀孕了,袁向志大喜过望,信誓旦旦要娶她回家。可小倩小嘴一撅,说,“你要娶我也要看你有没有资格,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!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回家和柳叶提离婚,柳叶不同意,隔壁小妖精才搬走没多久,她这心还没放回肚子里呢,袁向志竟然要离婚,她哭着问离婚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说,和她没感情了。柳叶一听就炸了,夫妻两个就是过日子,啥感情不感情的!柳叶拉着袁向志哭闹,“你是不是嫌我不挣钱,给你拉后腿了?马上儿子要上幼儿园,我就去上班,就这么几个月你也等不了么?”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被她缠的没办法,就想用老办法——把她打服,他一巴掌把柳叶打翻在地。谁知柳叶竟然一改往日的柔弱温顺,干脆坐地板上撒泼打滚,边哭边嚎:“你就打死我,反正我绝不离婚。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要过去揍她,她竟一骨碌爬起来冲进厨房,挥舞着菜刀冲了出来,吓得袁向志落荒而逃。

            离婚没谈成,袁向志灰溜溜地回到情人那里,小倩也不干,限他一个月内办好离婚,不然就打了孩子和他绝交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只能再回家和柳叶商量,硬的不行,就想来软的,谁知柳叶软硬不吃,一口咬定不同意离婚。

            原来老婆情人左拥右抱如鱼得水的袁向志转眼变成了风箱里的老鼠,两头受气,他一个头变得两个大。

            几天后,小倩和家人电话时,把电话递给了袁向志,说他爸爸要和他说话。电话中,小倩爸爸口气严厉地对他说,5天内不办好离婚手续,就要来和他算算总账:诱骗少女并致其怀孕,准备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吧。

            挂了电话,小倩说,她爸爸有不少黑社会朋友,他知道袁向志已婚有孩子还勾搭他女儿,非常生气,自己劝了好久才让爸爸给袁向志一次机会,如果不按他说的来,后果会将很严重。

            想想小倩的优越条件和小倩爸爸的威胁,袁向志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,必须做出选择。最后他狠狠心,回家找柳叶摊牌,说他愿意放弃儿子和房子,净身出户。

            柳叶一听就哭了,说,“当初就看隔壁那小妖精不是好东西,你果然被她勾了魂。那种妖精哪里是过日子的人,万一她把你的钱败光了就跑了,到时你怎么办?“

            柳叶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地往下落,她抹着泪串子说,“就算你们真结了婚,她能像我这么伺候你吗?还有他那煞星一样的爸爸,能让你过得舒心么?到时,有你憋屈的。”

            袁向志说,“小倩是独生女,她爸爸身体不是很好,所以只要能忍到老头子翘辫子就好了,自古富贵险中求,没什么不能忍的。”现在只求柳叶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,同意离婚,就算是帮他了。

            柳叶没有办法,最后说,“万一以后在那边过不下去了,就回来,你毕竟是乐乐的亲爸,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。”

            听柳叶这么一说,袁向志很感动,除了房子还另外给了柳叶一万块钱。就这样,袁向志和柳叶离了婚,恢复了单身。

            4、
            小倩带袁向志去临市见父母,谈结婚的事。到了她家附近,小倩又让袁向志在宾馆住几天,说因为他先前的行为让爸爸妈妈很生气,她先回家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然后再来接他。

            小倩独自回了家,每天和他视频,视频里介绍她家和她的房间。但是说父母的气还没消,让他耐心再等几天。

            等了一周,小倩视频没有了,袁向志发的微信她也不回。袁向志着了急,找到小倩说的那栋别墅,结果人家说不认识小倩。再打电话,才发现电话打不通,微信也拉黑了,彻底联系不上了。他赶到小倩声称上班的地方,人家却说根本没有这个人。

            他这才发现,除了电话、微信,自己连小倩的全名都说不清。小倩竟然是个骗子,花光他所有的钱就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他灰头土脸地回家找柳叶和乐乐,却发现门锁换掉了,钥匙打不开。他使劲砸门,门开了,一个陌生男人来开门,问他找谁,他反问男人是谁。男人说他是房主,买了这房子,刚搬进来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不信,吼道,“我才是房主,我找我老婆儿子。“

            男人拉了长音说,“哦~,听说前房主被渣男老公抛弃,伤了心才卖房子重新开始的。原来,你就是那个渣男啊!“说着很不屑的上下打量他。

            袁向志怒了,柳叶明明说随时等着自己回家,“你滚开,我要找她问清楚,说着就要往里冲,却被男人一把推了出去。”男人气势汹汹地说,“小子,也不看看爷是谁,敢在这跟爷撒野,活腻歪了吧!”说着一顿胖揍,一次就把袁向志打服了,再也不敢上门。

            老婆儿子连同丈母娘搬走了,谁都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,当初鬼迷心窍没听柳叶的话,袁向志现在很后悔,但是找了她们很久都无果。

            5.
            袁向志怎么都想不明白,小倩为什么要骗他?柳叶她们又去了哪里?

            他不知道的是,小倩出现在他们隔壁并不是偶然,她是柳叶花了大价钱雇来的失足妇女,连小倩的父母和豪宅也是柳叶专门准备好配合演戏的。楼道里的小广告是柳叶利用袁向志不在的时间,一个个铲掉了。小倩的绳子也是柳叶准备的,她只想让袁向志主动放弃房子提出离婚,并不想让袁向志失足丧命。

            原来,当初柳叶爸爸死后,袁向志就原形毕露,不仅对柳叶家暴,还出轨成性。柳叶认清他的真面目,想离开,但她才提出想离婚,袁向志就对她一顿毒打,并恶狠狠的地说,如果离婚就杀了她和她妈,儿子也要给她们陪葬,吓得她不敢再提,只能忍气吞声。

            有次因为一件小事,袁向志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,儿子乐乐看爸爸欺负妈妈,抱着爸爸的腿大喊坏人,放开妈妈,却被袁向志一脚甩了出去,吓得乐乐哇哇大哭。掐了一会儿,见柳叶面色死灰,眼睛翻得只剩眼白,恢复一丝理智的袁向志才松了手。被松开的柳叶浑身冒冷汗,眼前阵阵发黑,半天都缓不过气来。

            虽然过后袁向志也后悔,道歉并保证以后再不会这样冲动了。但柳叶还是后怕,她终于明白,一味忍让不是办法,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恶魔,否则,说不准哪天真的会死在他手上。

            如果偷偷一走了之,父母出首付买的房子就得留给这个男人,她不甘心,况且自己没有存款,养活不了儿子和母亲。,她思来想去,最后想到这个办法,又策划良久,根据袁向志的特点,专门设计了这套剧本。

            白富美看上穷屌丝的机会微乎其微,但袁向志一向自我感觉良好,觉得自己器大活好,魅力无边。加上他有了在柳叶身上成功的经验,更是自信心爆棚,觉得没有他睡不服的女人,又贪财好色,所以才一头钻进这个桃色陷阱,。最终落得个人财两空的地步,也是咎由自取。

            那柳叶她们去了哪里呢?原来,在小倩把袁向志带到临市的那一周,柳叶趁机低价卖掉了房子,拿着钱带着儿子和母亲来到了南方的一个小镇,首付买了一套小房子定居,并给儿子在附近找了所幼儿园。柳叶自己也找了一份工作,虽然工资不多,暂时只够还贷款和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开销,但柳叶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。

            付给小倩10万、低价卖房子的损失10万加上其他费用,用20几万甩掉渣男,换自己、儿子和母亲三人的新生,柳叶觉得很值得。就算以后袁向志想明白,知道这一切全是她柳叶捣的鬼,但中国这么大,她们又改换了姓名,就让袁向志慢慢找去吧!

            渣男可恨,但女人也不是能随便就能欺负的,想到袁向志气急败坏的样子,柳叶舒心地笑了。
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