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年少不懂李鸿章,如今方知真中堂

            2019-01-30  攒破烂儿的

            1896年,巴黎萬國運動會。開幕儀式上,各國國旗伴著國歌依次升起。


            輪到中國時,卻只有黃龍旗在壹片寂靜之中緩緩升起,自始至終,沒有音樂聲,沒有掌聲,沒有國歌。


            過了壹陣子,在場的所有人開始大笑。他們嘲笑偌大的中國,竟然連首國歌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壹片嘲笑聲中,年過七旬的老人拄著拐杖站起來,邁著步子走到黃龍旗下。他挺直腰板,神態毅然,滿懷深情唱著家鄉小調《茉莉花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個老人就是大清權臣李鴻章。歷史書裏,他是喪權辱國的罪人,是賣國求榮的權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梁啟超卻說:“吾敬李鴻章之才,吾惜李鴻章之識,吾悲李鴻章之遇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今天,我們不讀李鴻章,不知愛國為何物,更不會知道,在歷史洪荒中,壹個渺小的人負重奮力前行時需要多大的勇氣。

            01


            1840年, 22歲的李鴻章站在皇榜下,他伸長脖子,渴望能從榜單上找到他的名字。可把榜單從頭看到尾,也沒有看到“李鴻章”三個字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陪他壹起來看榜的父親搖著頭:“走吧,跟我去見壹個人。”


            父親帶李鴻章見的人,是當時在京城聲名日隆的曾國藩。


            從此,李鴻章拜曾國藩為師,跟著他學習經世致用之學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三年之後,李鴻章信心滿滿走進考場。


            這壹次,他壹舉考中進士,他被欽點進翰林院學習。


            這壹年,李鴻章25歲,成了大清三十年內會試考場上最年輕的得中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從此之後,李鴻章仕途壹路扶搖。從鹹豐三年的正七品編修到鹹豐八年的三品按察使銜候補道,不到五年的時間,官升七級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官場多風波,隨處起波瀾。做官太順利,李鴻章處處遭到排擠,再想往上走壹步,已經是寸步難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858年,35歲的李鴻章做了個艱難的決定:辭去官職,到老師曾國藩門下當幕僚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當官就如同行路,壹步步走不難,難的是應對進退,難的是在路途段窮之際,朝天壹躍,另起壹段。


            李鴻章深知繼續走下去,只有死路壹條!不如換條道路,重新出發!


            02


            在曾府當幕僚,李鴻章跟曾國藩學習,學他如何帶兵打仗,學他如何處理政務。這三年,李鴻章進步飛快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曾國藩有個習慣,和幕僚吃飯時,喜歡圍坐著談論,講學問經濟,也講為人處世。


            每次陪曾國藩吃壹頓飯,李鴻章都受益匪淺,他說:“和老師吃壹頓飯,勝過上壹回課。”

            1861年,太平天国调集重兵猛扑上海。上海陷入重兵包围,岌岌可危。


            曾国藩派李鸿章前去镇守。李鸿章率领淮军到达上海,先给军队撂下一句话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第一仗如果打不好,我们马上滚出上海!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当时淮军9000人,太平军10万人,李鸿章不硬拼,只打巧仗。


            他让人虚扎了好几个营盘,旌旗招展。太平军看到营盘就用火炮轰毁,几回下来,太平军的弹药就已经消耗大半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为鼓舞战士,李鸿章亲自督战。他拿把大刀,神情严肃地站在队伍最前面:“一会儿谁敢后退,我就先把谁砍了!”


            淮军听到这话,个个拼命前冲。到达上海的第一仗,李鸿章赢得干净漂亮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收到捷报的那一刻,曾国藩连夜上折,保举李鸿章接任江苏巡抚。


            曾国藩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,他在把江苏交给李鸿章的同时,也把大清国的后几十年,都交给了他。


            03


            当了江苏巡抚后,李鸿章的仕途开始真正的“一飞冲天”。李鸿章的官位定律为两年一升,每隔两年,官升一级,平步青云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864年,41岁,李鸿章被赐封一等伯爵。

            1866年,43岁,李鸿章剿捻有功,获赏黄马褂。

            1868年,45岁,官升为太子太保衔、湖广总督;封疆大吏。

            1870年,47岁,李鸿章调补直隶总督;是大清9位封疆大臣之首。

            1873年,50岁,李鸿章正式补授武英殿大学士,正式成为全大清汉官之首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整个大清,汉人能把官做到极致的,也只有李鸿章一人。一言以蔽之,李鸿章把官做到顶了,比他官位高的人只有王爷和皇帝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晚清,在与世界对赌国运中,西方国运往上,中国国运往下。

            曾国藩画像

            為了挽救中國,晚清權臣左宗棠、張之洞、曾國藩、李鴻章以壹己之力為大清續命。


            許多學者至今評價,如沒有四大名臣,大清恐怕會早亡50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身為晚清重臣,李鴻章勵精圖治,當時的中國已風雨飄搖,他在寒風中扶著這只大船,生怕這只大船隨時沈沒。李鴻章給朋友書信中寫道:


            “变则新,不变则腐;变则活,不变则板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鸿章第一“变”,是变中国之体力,用武器强大中国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865年,他亲自出马,托人去美国购买机器,聘请高级技师和工匠。在上海,成立了全东亚最大的兵工厂江南机器制造总局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鸿章第二“变”,变中国之脑力,为中国培养近代化人才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挑选各省聪明幼童,赴美留学。每年三十人,十五年后,依次回国,报效祖国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这些留学生都成大气,他们中有电报局长梁金荣,清华学校(清华大学前身)校长唐国安 ,交通大学创始人梁如浩,民国首任内阁总理唐绍仪,铁路工程师詹天佑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可以说这些人,都是李鸿章的学生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鸿章第三“变”,变中国之实业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们可以看到一张脉络清晰的李鸿章实业清单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879年,中国第一条电报线;

            1880年,中国第一个船坞——天津大沽船坞;

            1881年,中国第一家近代化煤矿——开平矿局;

            1882年,中国第一个海军基地;

            1885年,中国第一所陆军军官学校——天津武备学堂;

            1888年,中国第一支纯近代化舰队——北洋舰队;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這些諸多的“中國第壹個”,創辦者都是李鴻章!


            至今,他創辦的輪船招商局依然影響著中國,現在招商銀行的前身就是晚清輪船招商局的子企業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然而,古老的中國穿越千年塵埃,已經接近她的終點。


            她疲憊、衰老、風光不再,在現代文明前,她窘迫難堪,風雨欲來,大廈將傾,單靠李鴻章這樣的權臣孤身支撐,又怎麽能夠支撐得住?


            04


            1871年8月,当李鸿章用颤颤巍巍的手签下《中日修好条约》,从那天开始,他的后半生都在永不停歇地签约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中国挨多少次打,李鸿章就签多少次约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895年3月20日午后2时半,73岁的李鸿章在随行官员的搀扶下,拄着拐杖登上马关议和之地春帆楼。

            1881年,开平矿局修建的中国第一条准轨铁路——唐胥铁路通车后,清直隶总督李鸿章率幕僚乘车视察。

            還沒落座,李鴻章就先看到了日方在他座位邊安置了壹只痰盂。


            他拄的拐杖碰到地面“吭吭”有聲,面色嚴肅地坐下,開口就說:“首相大人,我還沒老!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談判進行了四天,唇槍舌劍,談判僵持不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3月24日下午4點,第三輪談判結束,李鴻章走出春帆樓,乘轎車返回驛館。


            快到驛館時,混亂的人群中突然竄出個日本男子,朝他臉上就是壹槍。李鴻章左頰中彈,血染官服,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隨從慌了神,哭成壹片。可他醒來第壹句話卻是:


            “慌什么,都不要哭,我死不了! 此血可以报国矣!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不準醫生給他動手術,只讓醫生將傷口簡單縫合起來。


            三天後,李鴻章頭裹白紗布,又坐在談判桌前。世界輿論嘩然,開始譴責日本。


            輿論壓力下,伊藤博文主動提出減少賠款壹億兩白銀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談判最後壹天,李鴻章已是疲憊不堪,在談判桌上,我們看不到那個壹人在上,萬人在下的晚清權臣李鴻章,而是壹個在菜市場買菜,討價還價的孤獨老人。


            他与伊藤博文讨价还价:“再减少5000万,行不行?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被伊藤博文言辞拒绝。李鸿章又还价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5000万两不行,再减少2000万总行吧?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最后,无奈的李鸿章甚至说:“无论如何再减少点儿,就作为老夫回国的旅费吧!”等到的还是拒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国弱呀,国弱,李鸿章放下了全部的尊严,只是为中国省一点银子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大家只看到李鸿章的“卖国”,却不曾看到中堂大人的艰难!

            《马关条约》签约现场

            1895年4月17日,《馬關條約》簽訂,73歲的李鴻章帶著壹身疲憊和那顆恥辱的砂彈啟程回國,船離開日本土地那壹刻。李鴻章對身邊人說 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老夫此生不再踏上日本國土!”這屈辱,他真的受夠了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可中國那邊呢,等待他的並不是理解和包容,而是罵聲壹片,鄙夷壹片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拄著拐杖,站在甲板上,低頭看著海水胸勇,良久,說不出壹句話。


            海風吹著他紙片壹般消瘦的身體,稍微使勁,就能壹下子把他吹到歷史的塵埃裏。


            05


            李鸿章回国,朝野上下,骂声一片,官员同僚也开始孤立他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自始至终,他又做错了什么呢?他不过只是一个无法改变大局的棋子,只是一个73岁的快要进黄土的老人。虽然他说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青山尚且直如弦,人生孤立又何妨。流言止于智者,尽其在我,何惧人言!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但到了第二年,罵聲壹片的國內也待不下去了。1896年,74歲的李鴻章只好出國去躲流言。他從俄國開始,相繼訪問德國、英國、美國等多個歐美國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896年,巴黎萬國運動會。開幕儀式上,各國國旗伴著國歌依次升起。


            輪到中國時,卻只有黃龍旗在壹片寂靜之中緩緩升起,自始至終,沒有音樂聲,沒有掌聲,也沒有人唱國歌。


            過了壹陣子,在場的所有人開始大笑。他們嘲笑偌大的中國,竟然連國歌都不知道為何物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壹片嘲笑聲中,年過七旬的老人拄著拐杖站起來,邁著步子走到黃龍旗下。他挺直腰板,神態毅然,滿懷深情地唱著家鄉小調《茉莉花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不可壹世的西方人面前,李鴻章從來沒有卑躬屈膝,而是不斷地捍衛尊嚴。他得到了西方人的尊重,西方人稱他為“東方的俾斯麥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德國,俾斯麥接見了李鴻章;

            在英國,維多利亞女王給他頒發伯爵勛章;

            在美國,前總統格蘭特的夫人將總統的名貴手杖贈給李鴻章;


            壹年之後,李鴻章結束環遊歐洲之旅,登上回國的航船。


            途經日本時,他乘坐的“華盛頓號”巨輪必須在橫濱換另外壹艘船才能返回中國。


            李鸿章出使国外

            而日本天皇和首相伊藤博文知道李鴻章到來,希望能夠行使外交禮節,早早等在岸邊。隨從對李鴻章說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“中堂大人,我們要上岸換船。”李鴻章臉色瞬間暗沈下來,壹言不發。


            從《馬關條約》簽訂,李鴻章誓死不再踏入日本國土壹步,這屈辱他銘記於心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絕不上岸!最後隨從只好在兩艘輪船之間,架起壹塊木板,通過木板通往另壹艘船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高高的輪船之間,壹塊狹窄的木板上,李鴻章,這個74歲的老人,白發蒼蒼,面容清臒。


            他端正官帽,面容堅定,拄著拐杖、顫顫巍巍邁出步子,每壹步都異常艱難。也許風壹吹,他就會掉入腳下波濤洶湧的大海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上船之後,李鴻章並不停留壹分鐘,也不拜見日本天皇,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立即啟程。


            李鴻章是可憐的,也是驕傲的!可憐是因為沒有選擇,內心卻整整驕傲了壹生。


            06

            1901年,李鴻章生命的最後壹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年,他78歲,話越來越少,常壹個人坐在有假山的院落,更多時候,他像壹條剛上岸的魚,大口大口喘著粗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初秋的壹天,經歷過八國聯軍蹂躪的天津城,滿目瘡痍,壹片殘垣斷壁。在已成廢墟的直隸總督府前,七旬老人李鴻章徘徊良久。

            1896年,李鸿章与退休的英国首相威廉·格拉斯通并坐。

            突然像個小孩子壹樣嚎啕大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老去壹身如渡海,五官無處不風波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鴻章油燈將枯,可是,又被派去和八國聯軍商討議和之事。弱國無外交,哪裏有商討壹說,不過是簽字罷了。


            可是偌大的中國,不派李鴻章去,又能派誰呢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壹年,李鴻章和慶王愛新覺羅·奕劻出席《辛醜條約》簽字儀式,慶王作為當時中國的最高代表,按理說應該他來簽字。


            慶王正準備簽字,老人說了壹句:


            “天下最难写的字,就是自己的名字。你以后的路还长,这卖国条约,还是让老臣来签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那年,李鸿章78岁,庆王63岁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鸿章接过庆王手中的笔,颤抖将“李鸿章”三个字签成“肃”字的模样,这三个字挤在一起,看上去既虚弱无力,又辛酸悲苦。


            签完条约,李鸿章一阵剧烈咳嗽,吐血不止。 

            兩個月後,李鴻章病情急轉直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八國聯軍進京之後,慈喜和眾大臣逃離京城,全大清能夠主事的人也就只剩下壹個病床上的李鴻章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901年11月7日,李鴻章的病床前,幾個俄國公使前來,逼迫他在俄占中國東北的條約上簽字,此時的李鴻章已是油盡燈枯。


            但俄國人態度蠻橫,強迫他立即簽字。


            簽完字後,李鴻章大口大口吐血,壹口氣沒喘上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身邊人大哭:“還有話要對中堂說,不能就這麽走了!”


            李鴻章瞪圓眼睛,身邊的人對他說:“俄國人說了,中堂走了以後,絕不與中國為難!”


            李鴻章兩目炯炯不瞑,張著口似乎想說什麽。身邊的人又說:“未了之事,我輩可了,請公放心!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聽到這句話,李鴻章閉上眼睛。他死後,大清上下,哭聲壹片。


            07


            《华盛顿邮报》评价李鸿章说:他无数次将中国人从无知而导致的麻烦中拯救出来,却每次都被谩骂、指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鸿章的一生,他自己曾这样概括:


            “予少年科第,壮年戎马,中年封疆,晚年洋务。一路扶摇,遭遇不为不幸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就仕途名位而言,李鸿章是幸运的。


            时危始识不世才,他抓住了时代提供给他的所有机会,青云直上九重霄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这时世的艰难困顿,既是他一切荣耀的来处,也是他一切屈辱的源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鸿章扶大厦之将倾,耗尽心血为迟暮之帝国,小有中兴却难逃历史洪流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時局惟艱,幹戈未息。滔滔歷史,每個人不過是滄海壹粟,所有的反抗總是無力,所有的尊嚴,也不過是對自己的嘲弄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如果第壹次簽字的人不是他,也許他不會背負那麽多的罵名。


            壹生中,他顫顫巍巍簽下30多個不平等的條約。他自己深知,從簽字開始的那天,他就會背負壹世罵名。

            李鸿章签署《辛丑条约》


            但历史就是这样,如果不是李鸿章,还会毫不留情地选择另外的一个“背锅侠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这是他的不幸,这也是适逢其时的每一个中国人的不幸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双脚踏翻尘世浪,一肩担尽古今愁。李鸿章一生跨越了时代,却还得回过头,勉力扶着一个大国,艰难地走两步,退一步,又要争取多走两步。

          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