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他因“宠妾灭妻”被流放,却流放出个千古名画

            2019-02-26  mxb08

            想当附马吗?会流放的那种……

            命运向来是买一赠一的。被砸中成为附马之后,未曾预料的悲喜随之而来。

            因为附马这个身份,他被削官夺爵,流放一千里;又因为流放这段生涯,他画出一卷此生最好的传世名画。

            这人就是苏轼的铁哥们,北宋附马爷王诜。

            王诜字晋卿,是北宋开国功臣王全斌的第六代子孙,妥妥的将门之后。

            因为娶了公主,他又是神宗皇帝的妹夫,宋徽宗的姑父。

            王诜所娶的公主,是宋英宗次女赵浅予,宋神宗最喜爱的妹子,嘉佑八年(1063)封宝安公主,宋神宗即位后,进舒国长公主,又改蜀国长公主。

            熙宁二年(1069),王诜娶宝安公主,拜左卫将军、驸马都尉。

            王诜和公主婚后的感情十分不好。

            据说,王诜不但对公主十分冷淡,当着公主的面和侍妾亲昵,还张狂到给侍妾撑腰,任由她们欺负公主——他的侍妾至少有八位,公主死后这些侍妾统统被打了棍子拉出去配兵士了事。

            但在公主死之前,神宗皇帝从不曾知晓这些事。

            据说,公主对王诜无怨无悔。

            她倾慕他的才华,也贤慧、温柔,知书达礼,周济亲属,朝野内外的名声都很好。对王诜的母亲卢氏也很孝顺。卢氏寡居,公主因此特意住在近处,每天给婆婆带去好吃的。卢氏病了,她亲自调和汤药,端到床前侍奉。

            她为王诜生了儿子,儿子三岁夭折。

            她宽容大度,王诜却越来越胡天胡帝,不但携妓妾和苏轼等朋友在郊外冶游,还屡屡触怒皇帝。

            她的日子,应该是不好过的。

            元丰三年(1080年),公主病重。

            高太后亲自来探病,看见公主不省人事的样子,难过得大哭。宋神宗随后来到,亲自给这个心爱的妹妹喂粥,问她有什么心愿未了,公主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,只是求皇帝恢复王诜的官职。宋神宗答应了,第二天,公主薨逝。

            公主嫁给王诜的时候才19岁。十一年后郁郁而终,也才30岁。

            王诜于是官复原职。

            但宋神宗和公主都没有想到的是,乳母替公主不平,在神宗面前长跪不起,说公主是被王诜活活气死的。

            宋神宗勃然大怒,下令对这个妹夫彻底追查,杖打八妾婚配兵卒,一口气将王诜贬到均州,并且剥夺他所有官爵,还附送一道极其严厉的手诏:“王诜对公主无情,对朝廷不忠,令公主忧郁成疾而死,也累到太后伤心过度。罪大恶极,永不宽恕!”

            王诜内则朋淫纵欲无行,外则狎邪罔上不忠,由是长公主愤愧成疾,终至弥笃。皇太后圣衷哀念,累月罕御玉食。摭诜之罪,义不得赦。

            ——《宋会要辑稿》

            流放生涯真似梦。此后几年,王诜又从均州贬到颖州,与富贵繁华绝尘六年之久。

            直到宋哲宗元祐元年(1086),神宗驾崩,哲宗登基,高太后上台,王诜才得以恢复驸马都尉称号,从贬所被召回汴京。

            在殿门外,他和同时被召回的苏轼重逢了。

            王诜和苏轼已经七年未曾见面了。

            在汴京的时候,王诜和苏轼好得没话说。他们都是性情爽朗、爱开玩笑的人,都对金石书画痴迷沉醉,两人的关系也像长不大的少年兄弟,今天你怼我?行,明天我把你的好东西骗走不还你了。

            但是好兄弟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

            元丰二年(1079),御史台言官们经过四个月的潜心钻研,从《元丰续添苏子瞻学士钱塘集》寻章摘句,上奏弹劾苏轼'愚弄朝廷,妄自尊大',朝廷派出钦差皇甫遵往湖州抓捕苏轼。

            驸马王诜听到这个消息,抢先一步,快马加鞭去给南京的苏辙送信,苏辙又接过鞭子派人通知苏轼。

            皇甫遵和苏辙的人同时出发。但苏辙的人先到了湖州,苏轼一听,立刻躲起来……不过这种事情,躲是躲不过的,这年中秋,苏轼被押往汴京,乌台诗案爆发。

            不久,诗案判定,苏轼贬往黄州。王巩发配西北。

            驸马王诜送信的事被翻出,罪状有五:

            一,与苏轼关系太好,来往过多(北宋不允许附马结交朝中大臣)。

            二,调查时不及时交出苏轼的诗文(这个时候别人已经纷纷在焚烧和苏轼往来的信件书简了)。

            三,帮苏轼刻印《钱塘集》。

            四,携妾出城和苏轼宴饮(这条罪状属于宠妾压妻)。

            五,漏泄机密,送信给苏轼。

            于是附马王诜,被削除一切官爵。

            元丰二年(1079年)十二月二十六日,诏绛州团练使、驸马都尉王诜追两官,勒停。以诜交结苏轼及携妾出城与轼宴饮也。

            ——《宋会要辑稿.帝系八》

            驸马都尉王诜,收受轼讥讽朝政文字及遗轼钱物,并与王巩往还,漏泄禁中语。”

            ——《续资治通鉴长编.卷三〇一》

            这是王诜在元丰二年的被贬待遇。

            元丰三年的被贬,就更严重了——贬到均州!永不宽恕!

            王诜内则朋淫纵欲无行,外则狎邪罔上不忠。……义不得赦。

            七年后重逢,面对被自己连累的好友,苏轼万般愧疚:“王诜被我连累惨了。我被流放,贫病交困,那是我的命;王诜生于富贵,身为皇亲,本不应当遭这种罪的。”

            晋卿为仆所累,仆既谪齐安,晋卿亦贬武当。饥寒穷困,本书生常分,仆处之不戚戚。固宜。独怪晋卿以贵公子罹此忧患,而不失其正,诗词益工,超然有世外之乐。此孔子所谓可与久处约,长处乐者耶。元祐元年九月八日苏轼书。

            这是苏轼的《题王诜诗帖》,又名《王晋卿帖》,元祐元年(1086)他们重逢那年写的。

            但王诜对苏轼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。他几乎是毫不在意的。

            在这个附马爷的心里,甚么是最重要的?甚么是最不重要的?

            娶了皇家女,成了第一家庭的一员,大概是并不怎么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史书上没有记载王诜为什么会娶赵浅予,只是隐约地说,公主倾慕他的才华,于是由高太后或是宋神宗出面说合——公主是高太后和宋神宗最疼爱的人。

            恍惚这又是一对新安公主和王献之。

            作为开国功臣之后,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将门之子,王诜和那时候所有积极入世的精英们一样,满怀着热烈的政治抱负,希望创一番不朽功业,不输与他的先祖王全斌。

            ——他有才,有热情,有门第背景,他自然是可以的!

            然而,北宋对外戚的控制极其严格。

            当了附马以后,不但不能参政议政,连和亲朋好友的私人来往也要避嫌——尤其是朝中显要,有事没事都不得来往。

            宋仁宗天圣元年(1023)诏:驸马都尉等,自今不得与清要权势官私第往返。如有公事,即赴中书、枢密院启白,仍令御史台常切觉察。如有违犯,周举以闻。

            这就悲剧了。

            从娶公主进门那天起,王诜的政治梦想就彻底破灭了。

            他不能像他的好兄弟苏轼那样,轰轰烈烈,活出自己的价值,干一番大事业。他只是附马,皇家的附属品,像一个花瓶被供奉在驸马府中。

            然而,王诜的桀骜不驯的性情,注定了他不是温良恭俭让的花瓶。

            他随意冷落公主妻子,恣意欢洽冶游。

            他不但和苏轼这些朝廷名臣来往密切,而且奋不顾身地打捞苏轼,深深卷进”乌台诗案“中。

            ——附马二字,是否误了他?

            若王诜没有被选为附马,他的人生很可能会有另一个走向。

            没有附马这个身份,就算他对自己的妻子再苛刻,可能也仅止于家事而已。

            没有附马这顶帽子,就算他和苏轼来往得如胶似漆,也不会有这般狠的大棍子打下来。

            怎么样他也不会丢光所有官爵,再赔上一千里的流放吧。

            但也许,也就没有了宝绘堂,没有了宋徽宗爱不释手的内府珍藏,没有了那一卷《烟江叠嶂图》。

            王诜的画画得极好。

            《宣和画谱》称王诜'风流蕴藉,真有王谢家风气'。

            黄庭坚也说“王晋卿画水石云林,缥缈风埃之外,他日当不愧小李将军”。

            元丰二年(1079),乌台诗案后,苏轼流放到黄州、惠州等地,王诜也流放到均州、颖州等地。

            这段湖北汉江的流放生涯,给王诜留下了一卷水墨本《烟江叠嶂图》。

            烟江叠嶂图 王诜 绢本水墨

            26x138.5cm 上海博物馆藏

            后来王诜把画送给了王巩。

            又三年,苏轼在王巩那里见到这张画,画上烟云迷离,茫茫霭霭——这正是苏轼和王诜共同的流放生涯,一时间苏轼感慨万千,在画上题下这样一首诗:

            江上愁心千叠山,浮空积翠如云烟。

            山耶云耶远莫知,烟空云散山依然。

            但见两崖苍苍暗,绝谷中有百道飞来泉。

            萦林络石隐复见,下赴谷口为奔川。

            川平山开林麓断,小桥野店依山前。

            行人稍度乔木外,渔舟一叶江吞天。

            使君何从得此本,点缀毫末分清妍。

            不知人间何处有此境,径欲往买二顷田。

            君不见武昌樊口幽绝处,东坡先生留五年。

            春风摇江天漠漠,暮云卷雨山娟娟。

            丹枫翻鸦伴水宿,长松落雪惊醉眠。

            桃花流水在人世,武陵岂必皆神仙。

            江山清空我尘土,虽有去路寻无缘。

            还君此画三叹息,山中故人应有招我归来篇。

            苏轼的跋

            王诜看到苏轼的题诗后,也在卷上题诗回应:

            帝子相从玉斗边,洞箫忽断散非烟。

            平生未省山水窟,一朝身到心茫然。

            长安日远那复见,掘地宁知能及泉。

            几年漂泊汉江上,东流不舍悲长川。

            山重水远景无尽,翠幕金屏开目前。

            晴云幕幕晓笼岫,碧嶂溶溶春接天。

            四时为我供画本,巧自增损媸与妍。

            心匠构尽远江意,笔锋耕偏西山田。

            苍颜华发何所遣,聊将戏墨忘余年。

            将军色山自金碧,萧郎翠竹夸婵娟。

            风流千载无虎头,於今妙绝推龙眠。

            岂图俗笔挂高咏,从此得名因谪仙。

            爱诗好画本天性,辋口先生疑宿缘。

            会当别写一匹烟霞境,更应消得玉堂醉笔挥长篇。

            王诜的两首唱和诗

            在这幅画中,烟云变幻,山川萧瑟。萧瑟中另有一层迷离恍惚。

            显然《烟江叠嶂图》要表现的并不是湖北汉江的真实景色,而是王诜心中的另一番天地——这正是宋元文人画与此前正统程式山水画的分野。

            我在这山水间,我又游离在这山水外。

            这山,这水,这云都是我。又都不是我。

            我渺小如这画上一粒尘埃。我又浩大到可以化育这山水宇宙。

            这种超脱,得益于王诜的流放生涯。在流放里,他的精神世界得到了自由,这是在汴京和皇宫城内所无法得到的自由!

            如今,他是孤立的,他又是自由的。

            世事如此诡异,如果不是因为流放,也许他终生不会置身于这自由中!

            后世有人评论说:

            王诜的山水已不同于正统画院山水画风,与过去布局严谨结构平衡的山水画相比,王诜画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打破平衡和稳定,丧失巨碑山水画的风格秩序,其画面没有明显的格物布局的格式,没有庞大的山峰。这样的画风迥异于正统经典的李郭山水画格,山水在王诜的画中不再是北宋朝廷秩序的象征。

            是的,王诜要画的,不是汉江,是他的心事。

            苏轼因此而盛赞王诜“郑虔三绝居有二,笔执挽回三百年”。

            山重水远景无尽,翠幕金屏开目前。

            晴云幕幕晓笼岫,碧嶂溶溶春接天。

            四时为我供画本,巧自增损媸与妍。

            山耶云耶远莫知,烟空云散山依然。

            但见两崖苍苍暗,绝谷中有百道飞来泉。

            萦林络石隐复见,下赴谷口为奔川。

            川平山开林麓断,小桥野店依山前。

            不知人间何处有此境,径欲往买二顷田。

            桃花流水在人世,武陵岂必皆神仙。

            江山清空我尘土,虽有去路寻无缘。

            如此的妙品,岂止是苏轼还君此画三叹息呢。

            我观此画亦是三叹息,似也见山中故人招我归来意。

            王诜的传世之作,除了《烟江叠嶂图》,还有《渔村小雪图》、《蝶恋花》自书词等等,这些收画被收藏在上海、辽宁等省级博物馆,故宫博物院以及日本、美国等世界级博物馆里。

            他是“中国古代十大杰出画家”的第三位,排在米芾前面。

            (十大的一种说法是:顾恺之、李思训、王诜、米芾、米友仁、李公麟、倪瓒、王绂、徐渭、朱耷。另一种说法是:吴道子、倪瓒、顾恺之、王维、荆浩、赵孟頫、李唐、董其昌、八大山人、石涛)。

            王诜以后的生涯里,仍然奇峰迭起,不肯平平示人。

            宋徽宗即位后,对这位姑父推祟有加。

            不但将他35幅画收入内宫,名字著录于《宣和画谱》,还曾派他出使辽国,官定州观察史,封开国公,赠昭化军节度史,死后谥“荣安”。

            元符二年(1099年)九月六日,“诏王诜将罚铜三十斤。诜匿藏妇人,教令写文字投雇,及虚作逃亡迹状故也。”

            他放浪形骸的一生到此为止。

            这是史书中最后的记载,此后便找不到他的踪迹了。

            王诜,可能是北宋最出名的附马了。

            他的名字留在宋徽宗的《宣和画谱》里,留在苏轼的信笺里,留在施耐庵的《水浒传》里——他是书里神龙一现的小王都太尉,书童高逑的第二任主人(高逑的前任主人是苏轼)。

            还留在一则传奇里。

            北宋元丰初年(1078),苏轼、苏辙、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肇、李之仪、李公麟、晁补之、张耒、秦观、刘泾、陈景元、王钦臣、郑嘉会、圆通大师(日本渡宋僧大江定基)等共十六人,在一个叫西园的私家园林里玩耍。

            之后,米芾为记,李公麟作图,流传下一卷《西园雅集图》。

            宋 李公麟 西园雅集图 局部

            南宋马远、明代仇英等都有摹本,清代石涛、华岩等也曾经仿过。历史上称这次聚会为'西园雅集'。

            西园雅集是2000年历史里惟一可以与兰亭雅集相提并论的文人聚会。出现在这个雅集名单里的许多名字,日后将千古不朽。

            而西园雅集的主人,就是王诜。

          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