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文天祥——瞧我这一辈子

            2019-02-27  旧时斜阳


             有人说宋代是个文人的时代,但这话后面总会被人叹息一声后,跟着补充道,宋代也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之所以这么说,在于赵宋王朝不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,没有绝对的安全,需要英雄来守护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这个王朝从建立之初,命运就好比海上的小舟,随时都有颠覆的可能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起先是辽国,这个国家本是一群放牧的,只因为他的祖先通过自身的努力,建立独特的、比较完整的管理体制后,一手打造了辽国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辽国与赵宋就好比是一对兄弟,哥哥穷苦,但力气大,弟弟银子不少,却年少武力值不够,从此你来我往,打得不亦说乎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 好不容易等到了哥哥年老体衰了,弟弟立即联合了蠢蠢欲动的金国,灭了兄长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本以为会松口气,却不想后起之秀的金国比辽国的胃口更大,而且更能打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 直接把赵宋打得分了家,地盘一小再小.

                  前人之鉴后人之师的道理,从小好武的金国是不知道的,所以几十年后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 演了几十次的戏码重新搬上了历史的舞台,一直弱得不堪一击的南宋联合了一群蒙古放牧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趁着金国从上到下纸醉金迷的时候,一举干掉了金国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多年的夙愿,一朝得到了实现,心头别提有多痛快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从一盘散沙走出来的蒙古比辽国、金国更可怕,胃口更大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多年的观察与实战,让他们自大的以为,灭掉宋实在是too easy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但一个王朝能存活数百年,总有那么几个英雄走出来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他们未必能力挽狂澜,但总能留下一些精神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样的人很多范仲淹、杨业,宗泽,岳飞,韩世忠,,辛弃疾,陆游。当然还有文天祥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与前辈每时每刻展现忧国忧民的腔调相比,文天祥似乎并不喜欢这种调调,至少他的前半生是不喜欢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南宋自从宋高宗将国都定在杭州后,国人的日子似乎过得很舒坦,从上到下都弥漫了一股纸醉金迷的味道,文天祥就是这种味道的最佳代表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如果弄个评美大赛,评古代最完美的男人,第一名应该是三国时的周瑜,相貌俊的比女人还耐看,媳妇更是三国一等一的大美人。他老人家的才情就不用多说了,苏大人的一句强弩灰飞烟灭了足足陪伴了我们高中三年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要说这些也不算什么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,模样好看,媳妇好的也不是没有,司马相如就是这样的人物,可问题的关键是人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吴国的二把手,当权的孙策、孙权对其信任有加,下面的鲁肃、陆逊更是把他当做偶像看,就是老将程普感动得说:“与周公瑾交,若饮醇醪,不觉自醉”,和他成为好友。后来的小辈李白、杜牧、苏东坡、洪迈恨不得做门下走狗才好,这样一个完美得让人妒忌的男人,算是世间少有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少有并不是没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无论是从才情、相貌上以及影响力上说,文天祥就是那个超越周瑜的完美存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史书上记载,他体貌丰伟,美皙如玉,秀眉长目,顾盼烨然。不管听不听得懂,光是这几个字儿就让人感觉很牛逼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 你要知道这是史书记载,不是你家的自传小说,不是好到极致,根本就入不了史学家的法眼,更别说落在了纸上。而是一落就是十几个字儿这种待遇在历史上极少有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一个人若光有相貌而没了内在,再好看也是绣花枕头。

               文天祥自问不是这样的人,文家虽不是官宦世家,但骨子里的文人底子还在,尤其是文天祥的父亲,这老头虽没做过官,但对书本的爱差不多超过了自家的老婆,嗜书如命,只要书本在手,就废寝忘食,经常一盏孤灯,通宵苦读。天色微明,又站在屋檐下细认蝇头小字。

               他的学问十分渊博,对经史百家无不精研,甚至天文、地理、医药、占卜之书也广泛涉猎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有了这些爱好还不算,他还有买书的嗜好,有时没有钱,即使把身上的衣服典当,也要把书买下。典型的败家子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家底败光的好处是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不少精神财富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同时也给文家子孙的科举带了便利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文天祥就是最直接的受益者。

              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看到书房欧阳修、杨邦乂、胡铨的画像,谥号都为“忠”,即为此高兴,羡慕不已。说:“如果不成为其中的一员,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汉。”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在这份雄心的刺激下,他二十岁即考取进士,在集英殿答对论策。当时宋理宗在位已经有些年头了,这位老人家已当了三十多年的皇帝,根本无心治理国家,平日里坐在大殿上也只是走走过场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所以对这一次的殿试,他老人家也没报什么希望,若不是群臣都坐在那儿,他根本懒得来一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大殿上,丝毫不怯场的文天祥以“法天不息”为题议论策对,其文章有一万多字,没有写草稿,一气写完便交了试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理宗皇帝还没看到有人写文章这么快,惊讶之余不免有些好奇,便让人将文天祥的试卷拿了过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他做了三十年的皇帝,似这样的场面他看了三十年,三十年里什么妙笔文章都看了不少,那些所谓的好文章其实都是一个套路,说些不痛不痒却又没什么东西,这样的文章他已经懒得去看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但手中的这份试卷却不同,先不说题目胆大妄为,就是文章内容也是言之有物的,让他一看就喜欢,当即定了文天祥的状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这位做了三十年皇帝,做了一辈子错误的决定,却在最后的八年里做了一次最正确的决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正是这份决定,给赵家的江山留下了最后的一丝骨气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一旁的主考官王应麟一看理宗的模样,便心领神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当即奏说:“这个试卷以古代的事情作为借鉴,忠心肝胆好似铁石,我以为能得到这样的人才可喜可贺。“

              这一番预见性的评价绝对算是历史上最精准的评价,其可靠度差不多是百分之百了,每次看到了这儿,我都怀疑这胡大人是不是穿过来的,要不然怎么能说得那么准呢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但没过多久,胡大人差点没把肠子悔青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只因文天祥是个浪荡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年少成名,模样也好,偏生才情高卓,这样的人不过轻衣怒马的放荡日子那才是怪事,史书上说他“性豪华,平生自奉甚厚,声妓满前。”可谓左拥右抱,好不潇洒。吃饭时,“每食方丈”。后来他毁家纾难,用自己的家财招募军队抵抗元军。即使在这种危难关头,他仍不忘享受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享受了不说,还大言不惭的写了下来“云拥旌旗,笑声人在画阑曲。”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“回首宫莲,夜深归院烛”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看到这儿,你一定会破口大骂,这厮太他妈不要脸了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这还是咱们的民族英雄么?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  答案是百分之百的肯定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人不会一成不变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年少轻狂,未必就没有长大的一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真正的蜕变应该是从开庆初年(公元1259年)开始,当时的蒙古大军在灭了金国后,便开始将目光看向了富庶的南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数万蒙古大军兵驻江上,距离南宋疆土不过数百里之地,一向懦弱的理宗皇帝顿时没了主意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许久才用颤抖地语调问自己的臣子:“诸位爱卿朕当如何?”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四周一片寂静,多年的纸醉金迷,早让他们丧失起码的职责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时,宦官董宋臣对皇上说:“皇上咱们迁都吧?”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没人敢说这个主意是错的,甚至连反对的人都不曾有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忽的大殿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微臣恳请皇上诛杀董宋臣,以统一人心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声音不大,却透着义无反顾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大殿一阵沉默,数百的文武官员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宁海军节度判官文天祥的脸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位刚刚丁忧回来的状元郎毫无畏惧的迎接了文武百官的目光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理宗皇帝虽十分欣赏他的勇气,但却下不了这个决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只好不理会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碰了一鼻子灰的文天祥,心头郁闷,干脆脱下了官袍返回了江西老家,关上门过自己的浪子生活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就算了,与大多数的状元不同的是,文天祥拥有一颗永不停歇的心脏,没多久,他重新返回了朝廷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官职从当初的宁海军节度判官,做到了刑部侍郎,正儿八经的三品官,憋了一肚子气的他再一次上书一一列举董宋臣的罪行,那犀利的笔法华为锋利的枪杆,差点没把董宋臣给骂死。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    书送到了理宗皇帝的手中,这位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,再一次不理会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两次这么对着干,人妖也有脾气,不要说他还是个备受皇帝宠信的人妖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此后的几年,董宋臣开始露出了他的爪牙,如同一头不安好心的狸猫,耐心的折磨着文天祥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他被外调瑞州知州,不久改迁江南西路提刑,尚书左司郎官,多次遭台官议论罢职,最差的时候担任军器监。这本是一个太监干的活儿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轮番的打击,并没有让他意志消沉,反而越活越精神,他的胆子越来越大,对朝廷越来越不满,藏在心头的那份想改变这一切的心思越来越大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他的眼前不时的回想起小时候看的那些画像,心头的那个声音仿佛在告诉他,真的勇士是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你不是要做这样的人么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没多久,他的目光开始落在了宰相贾似道的身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个人与他有些相似,一样的浪荡,一样的有才华。宋理宗以"师臣"相称,百官都称其为"周公"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 唯一不同的是他心怀天下,而对方置天下苍生而不顾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贾似道说自己身子病了,请求退休,用以要挟皇上,诏令没应允。 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作为起草制诰的官员,文天祥所写文字都是讽刺贾似道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当时起草圣旨诰命的内制沿袭要呈文稿审查,文天祥没有写,贾似道不高兴,命令台臣张志立奏劾罢免他。文天祥已经几次被斥责,援引钱若水的例子退休,当时他三十七岁。 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种局面让文天祥不满,但也无可奈何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好在朝廷还有不少老臣对他颇为照顾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宰相江万里就是领头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咸淳九年(公元1273年),他被起用为荆湖南路提刑,也因此见到了原来的宰相江万里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位对他颇为欣赏的老干部同他谈到国事,神色忧伤地说:“我老了,观察天时人事应当有变化,我看到的人很多,担任治理国家的责任,不就是在你吗?望你努力。”


                望着老干部心有不甘的神情,文天祥激动地用力点了点头,道:”我绝不辜负你们的期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 老天爷似很喜欢考验这个一身硬骨的中年人,仅过了一年,文天祥被委任为赣州(今江西境内)知州,对宋朝垂潋已久的蒙古大军自汉水而下,剑锋直指国都杭州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 太后诏令天下勤王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文天祥捧着诏书流涕哭泣,他开始变卖家产全部作为军费。每当与宾客、僚属谈到国家时事,就痛哭流涕,抚案说道:“以别人的快乐为快乐的人,也忧虑别人忧虑的事情,以别人的衣食为衣食来源的人,应为别人的事而至死不辞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他积极召集天下兵马,同时联络溪峒蛮,派方兴召集吉州的士兵,各英雄豪杰群起响应,聚集兵众万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自此,文天祥开启了他波澜壮阔的下半场人生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 数万大军的消息传至京城,让当权的太后看到了一丝希望,这位老人家立即令他以江南西路提刑安抚使的名义率军入卫京师。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出于对他的安全考虑,他的朋友制止他说:“现在元兵分三路南下进攻,攻破京城市郊,进迫内地,你以乌合之众万余人赴京入卫,这与驱赶群羊同猛虎相斗没有什么差别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   文天祥答道:“我也知道是这么回事。但是,国家抚养培育臣民百姓三百多年,一旦有危急,征集天下的兵丁,没有一人一骑入卫京师,我为此感到深深地遗憾。所以不自量力,而以身殉国,希望天下忠臣义士将会有听说此事后而奋起的。依靠仁义取胜就可以自立,依靠人多就可以促成事业成功,如果按此而行,那么国家就有保障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 朋友为之动容。


                当年八月,率兵到临安,担任平江府知府。
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昔日歌舞升平的杭州城,早已不复当年的神采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当朝的皇帝一看数万大军前来,自问底气足了不少,竟别开生面的想要与蒙古和谈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企图延续辽国、金国的神话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但蒙古人已不是昔日的辽国、金国,他们的野心早已不是局限一个小小的南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他们的目标是更广阔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所以他们对南宋很不客气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面对此扥情况,文天祥上书劝说皇帝奋发、果断处事,还请求处斩师孟作为战事祭祀,用以鼓舞将士们的士气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只可惜,赵家男儿很早就没这个底气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太后谢氏装作没听见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个妇道人家虽没胆色,但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,知道眼前的这个满脸沧桑的男人是个可靠的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不久,文天祥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,作为使臣到元军中讲和谈判,与元朝丞相伯颜在皋亭山针锋相对争论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伯颜争不过,一怒之下,将他关了起来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总算他机灵,趁着一次大战,成功逃脱,逃跑的途中,他心有所感,写了一首诗来坚定自己的决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几日随风北海游,

                 回从扬子大江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 臣心一片磁针石,

                 不指南方不肯休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我的心好似一块磁铁,不指向南方誓不罢休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伯颜,我来了,你等着。

                伯颜来得很快,他的大军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,虚弱不堪的赵家王朝不等文天祥回来就乱成了一锅粥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先是益王死了,卫王继承王位。文天祥上表自责,请求入朝,没有获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跟着军中瘟疫又流行,士兵死了几百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这场瘟疫夺走了他唯一的一个儿子和母亲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 很快,他被叛徒出卖,被俘了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他被押至京城,在路上,八天没有吃饭,没有死,才又吃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他还咬牙吃过樟脑,只求一死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 但他并没有死,他被顺利押到了燕京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 皇帝忽必烈知道他的身份,开始千方百计地对他劝降、逼降、诱降,参与劝降的人物之多、威逼利诱的手段之毒、许诺的条件之优厚、等待的时间之长久,都超过了其它的宋臣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但他不为所动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最后被逼急了,他才挥笔写了《过零丁洋》的诗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这首诗的尾句说: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“让多少赵家臣子黯然失色。  

             这天,他接到女儿的信,信中诉说她们的苦楚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他虽然痛断肝肠,但仍然坚定地说:「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,但今日事已如此,于义当死,乃是命也。奈何,奈何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 皇帝见他不为所动, 开始用酷刑折磨他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他吃不饱饭,睡不好觉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牢房空气恶浊,臭秽不堪,他还得忍受穷凶极恶的狱卒呼来喝去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甚至,元丞相孛罗威胁他说:「你要死,偏不让你死,就是要监禁你!」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他毫不示弱:「我既不怕死,还怕什么监禁!」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不服的态度,终于磨灭了对手最后的一丝耐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 至元十九年(公元1282年),福建有一僧人说土星冒犯帝坐星,怀疑有变乱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 不久,中山有一狂人自称“宋主”,召集了数千兵马,打的旗号是救出文天祥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大都也有未署名的书信,说某日火烧蓑城苇,率领两侧翼的士兵作乱,丞相就没有忧虑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恰逢大盗刚刚暗杀了元朝左丞相阿合马,于是命令撤除城苇,迁徙瀛国公及宋宗室到开平,忽必烈廷怀疑信上说的丞相就是文天祥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一直隐忍了四年的忽必烈终于扯下了明君的面纱,露出虎狼的面容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他决意杀了文天祥。

                他召见文天祥告谕说:“你有什么愿望?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文天祥回答说:“天祥深受宋朝的恩德,身为宰相,哪能侍奉二姓,愿赐我一死就满足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忽必烈心有不忍,但禁不住百官的劝说,最终挥了挥手下了指令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九月,大都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在大都被关押了三年的文天祥被人押到了刑场,地点是在柴市(今北京东城区交道口)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来观看的百姓不少,不少人落下了眼泪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文天祥从容不迫,他问城中百姓哪个方向是南方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百姓立刻指给了他。他向南跪拜行礼,对狱中吏卒说:“我的事完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监斩官问:”丞相有什么话要说?回奏尚可免死。“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文天祥不再说话,他若怕死,用不着吃这四年的苦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 这一年,他四十七岁。
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    几天以后,他的妻子欧阳氏收拾他的尸体,发现了衣服夹层里的绝笔诗。

               孔子说成仁,

               孟子说取义,

              只有忠义至尽,

               仁也就做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读圣贤的书,所学习的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    自今以后,可算是问心无愧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