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陈嘉珉:北京、青岛“宰客”不留情(上)

            2019-02-28  陈嘉珉

            八月下旬经北京至青岛,出席国家人事部主办的“WTO与公务员队伍建设研讨会”,一路遭遇了诸多“不平”事。题中所用“宰客”一词,并无“欺诈”之义,不过是说北京、青岛等地部分商品、服务价高吓人,令我等之人咂舌而已——

            20日早上八点,在北京站广场西边国营存包店门口不远处,坐着一排擦皮鞋的妇女,她们热情而有节奏地吆喝着:“擦皮鞋,一块钱啦;擦皮鞋,一块钱啦……”一块钱?我三天之内纵行中国南北,擦皮鞋还是一块钱,与我所在西南端的城市兴义竟然是一个价!我在心中惊喜:果真是“入世”了,连擦皮鞋都形成了全国市场“一体化”,而且还真是首都的商业文明啊——童叟无欺。我走近一张凳子,那妇女十分和蔼地招呼我坐下,随即说:“先生,您的皮鞋有灰尘,得先洗一下。”我说:“那就洗一下吧。”她立即拿起一块破布,在一个小水罐里浸了一下,然后擦洗,动作很快,口中念念有词,事后我回忆,好像是说“洗鞋3元”。接着是打油、擦鞋、打蜡等等,嘴里不停地、快速地、模糊地念叨什么什么多少元。不到两分钟,她抬起头来说:“好了,先生,一共14元。”我吃惊道:“什么?14块钱!不是说一块钱吗?”她不客气地说:“1块钱是擦,你懂什么叫‘擦’吗?刚才我做每道工序时,都告诉了你要收多少钱,你并没说个‘不’字呀!”我一气之下跟她大吵起来,后经讨价还价和旁人劝解,最后付了4元钱。

            随后叫上在广场花坛边等我的同事,来到广场对面一排餐馆处准备吃早餐。在一家小吃馆门口,有位小姐正在招呼行人:“××面条,5块钱一碗啦。”同事说北京物价确实比我们兴义贵,面条竟要5块钱一碗!我们走进这家餐馆,要了两碗,吃完后我掏出一张10元的钞票来抢着先付,可那师傅说是30元!我说不是5元钱一碗吗?他很客气地说那只是面条,然后细数碗里什么是多少元、什么又是多少元,因此每碗一共是15元,“您看那牌子上写着哩”。我顺着他指引的方向转身一看,立在收银台前的牌子上果然醒目地写着“15元/一碗”。同事被吓得目瞪口呆,说口味做得这样差的面条,在我们兴义顶多两块钱一碗。我安慰同事说,北京的商品房价格是我们兴义的10倍哩,照此推算,这碗面条应该要值20块钱,因此15块钱其实不算贵,首都北京卖东西一般不会乱“敲人”的。

            这一天无论走到哪儿,我都竭力劝阻同事买东西,若劝阻不了,我就站得远远的,以回避那“天价”面前我的尴尬。幸好同事只在故宫门口花30元买了一个牛角烟斗,上面写有“北京旅游纪念”字样。他是第一次到北京,说一定要买件有“北京”纪念标志、值钱的、每天都用得上而且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。在进京的火车上,我一直在赞美北京,说我九十年代初在北京学习时,北京有多美丽、文明、诚信。其实这烟斗在兴义的地摊上不过5块钱就能买到,但我没说实话——我的虚伪和沉默——是我在北京、在同事面前,给自己留的“吹嘘北京”的最后一块“遮羞布”。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