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一代明君汉景帝,为何非要逼死平定七国之乱的功臣周亚夫

            2019-02-28  竹山清溪涧

            汉景帝刘启,因“文景之治”的辉煌政绩,历来给人留下的都是一代明君的高大形象。殊不知慈不带兵、义不掌财,景帝在一副宽仁爱民的面孔之下,实则藏着的是一套腹黑的帝王心术。

            狡兔死、走狗烹,飞鸟尽、良弓藏。当年汉高祖刘邦对付韩信、彭越的那一套卸磨杀驴手段,在景帝刘启对待平定七国之乱的名将周亚夫一事上,便得到了十分完整的基因传承。

            在这对君臣交恶之前,景帝与周亚夫至少有两段荣辱与共、并肩作战的蜜月期。

            第一阶段是平定七国之乱。

            景帝继位后,御史大夫晁错着手解决尾大不掉的诸侯王问题,但因他主持的削藩政策太过激进,陡然间导致出现了吴、楚等七个刘姓诸侯王联合反叛汉朝中央的乱局。

            国难思良将。

            景帝用人不疑,大胆任命周亚夫指挥整个平叛战役。

            周亚夫也不负所托,利用梁国做屏障,吸引吴楚两国叛军在睢阳城下与梁王刘武攻防对峙,自己则率领从长安带出的中央汉军快速平定山东半岛,回师与梁军一道前后夹攻击溃叛军,短短三个月便取得了平定七国之乱的最后胜利。

            正是凭借周亚夫的军事胜利做根基,景帝的削藩计划才得以大刀阔斧得持续推进,汉初尾大不掉的诸侯王问题暂时趋于缓解。大大加强了中央集权和皇帝威信的景帝,位置也坐得更安稳了。

            第二阶段是力挫梁王夺嫡。

            周亚夫以平定七国之乱的战功,被授予三公之一的太尉职衔,掌管大汉朝廷所有的在编军队。

            全国军事重权在手,本已被放在聚光灯下十分惹人注目,倘若言行举止稍不小心,便要招来周围人的忌恨,甚至严重到不容于皇帝的危险境地。

            不过此时的景帝,还要用到周亚夫去平衡梁王刘武。

            平定七国之乱,梁王与周亚夫一道,是支撑朝廷危局的两根中流砥柱。

            如果没有梁王与韩安国等人在睢阳正面战场上,拼尽全力吸引吴楚叛军主力,为周亚夫的大战略纵深迂回创造条件的话,七国之乱的结局很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情形。

            在战争中壮大起来的梁国,不仅蓄积了仅次于中央汉军的武装力量,而且梁王也因平叛之功,获得了举足轻重的政治声望。

            景帝与梁王的生母窦太后,素来偏爱小儿子梁王,以往便常常以景帝的儿子们太小为由,提出要让梁王继承哥哥的皇位,梁王百年之后再传位回给景帝的成年儿子。此时正值梁王实力、声望俱佳的良机,他与母亲窦太后一道,都巴望着奋力运作储君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如此一来,景帝就很需要周亚夫、窦婴、袁盎等一帮忠诚牢靠的重臣,来抗衡窦太后与梁王的联合夺嫡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手掌军权的太尉周亚夫,只要他牢牢压住军队阵脚,这场夺位风波便能控制在相互辩论的范围内,而不至于演变成大规模流血的武装冲突。

            景帝为彻底断绝窦太后和梁王对储位的妄念,抢先立了长子刘荣当太子,释放出大汉朝廷传承制度已经明确的信号。为保护刘荣坐稳太子之位,景帝又安排窦婴当太子的老师,由他和周亚夫一文一武牵制梁王。

            事到如今,梁王已与皇位无缘,父死子继的汉朝皇位传承制度也已确立。可恰恰没过多久,景帝又因刘荣生母栗姬过于着急谋求皇后名分,生出了废除刘荣之心。

            窦婴作为刘荣老师,自是第一个站出反对废立,倒也在景帝预料之中。然而周亚夫却也站在保护太子的立场,这可就让景帝警觉起来了,君臣之间的政治裂痕由此产生。

            尤其在梁王死去之后,失去“利用价值”的周亚夫“一家独大”,反倒成了景帝为保护年幼的新太子刘彻,不得不加以防备的“刘荣派”。

            景帝采用“明升暗防”的计策,授命周亚夫由掌管军队的太尉升任丞相,目的实则在于削夺他的兵权。武将出身的周亚夫,哪里能够应付全国上下每天繁杂的行政事务,因而没过多久也就赋闲在家、不问政事了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周亚夫的淡出,并没有让景帝对他真正放下心来。

            想当年周亚夫的父亲周勃,也是闲居在家百事不问,可吕后一死便立刻联合陈平、灌婴、刘章发动诛灭诸吕的政变,凭着在军中多年来积攒的威望,轻而易举得就能夺得负责守卫京城北军的兵权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周亚夫,建有平定七国之乱的不世之功,故旧亲信遍布汉朝军事系统。

            历史的经验教训,让景帝不得不警觉。为了试探、敲打周亚夫,景帝特意安排了一场用意颇深的宴会。

            景帝让人在周亚夫跟前放上一整块肉,但却不配上切肉小刀、筷子等餐具。周亚夫不明白这副场面上的深意,只当是宴会现场服务人员的疏忽,就大呼小叫讨要起了餐具。其实周亚夫哪里知道,这是景帝在有意试探他的反应!

            周亚夫要是聪明,应当立马恭恭敬敬得跪谢景帝,表示自己以往之所以能做出些成绩,全在于陛下您给我这些个发挥才能的机会,要不然就像是眼前的这块大肉,少了餐具我周亚夫即使有嘴巴和胃口,也是吃不进肚子里去的。

            只不过武将出身的周亚夫,直来直去惯了,不懂得宫廷政治那套守拙保身的把戏,当即就遭到了景帝的呵斥。景帝也通过这次宴会,认定周亚夫是太子刘彻将来难以驾驭的跋扈臣属,因而势必要在自己死前拔去这根刺头。

            偏偏周亚夫还不知道收敛锋芒,又想着自己活着挺失意,死后到地底下可不能不称心,因而私下里购置了一批盔甲武器用于陪葬。这件事被告发,景帝以此事触犯法律为由,传唤周亚夫到廷尉交代情况。

            周亚夫好歹也是立下平定七国之乱功绩,当过太尉、做过丞相的人,怎能忍受遭廷尉审查、盘问的羞辱!于是从始至终一言不发,在狱中绝食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