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17zxh"><thead id="17zxh"><font id="17zxh"></font></thead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cite id="17zxh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17zxh"><meter id="17zxh"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陈嘉珉:我爱电脑,我爱天力(三)

            2019-03-01  陈嘉珉

            链接“天力电脑”,写作连年丰收

            信息社会给我们带来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词语——链接。其实文明的脚步走到今天,只发明了一件东西——链接!比如数学家把符号和思维“链接”,得到公式或计算结果;物理学家把物体“链接”,产生动力;化学家把元素“链接”,产生新的化学物质;管理专家把人、才、物“链接”,产生高效组织体和经济效益;投资者把自己和银行“链接”,从而获得资本……所以人类进步,只是在不断地发现信息和创造链接信息的方式而已。在过去三十年中,我一直热爱学习和写作,但我学习和写作生涯的巨变,则是从链接“天力”、链接“电脑”开始的。

            我的生日是43日,而三天之后的46日却是一个比生日更特别的日子——四年前的那个46日静谧的夜晚,天力电脑学校接通互联网,我面对网络的巨大诱惑不能自己,竟在办公室里独坐通宵,尽情领略电脑网络的无限风采,无声地开始了后来逐渐走向轰轰烈烈的网络生活。“落网”三年后的去年46日,又是一个特别日子——在“天力”电脑公司配的家用电脑装了宽带网——于是毅然把在此之前二十多年中收藏的一千四百公斤报纸、杂志和部分书籍,当作垃圾廉价卖掉,这真是一种来自“天力”的精神!之后看着清爽整洁的书房,就像减肥成功、去掉“身体垃圾”后一样感觉轻松舒畅。

            投身“天力”八年后的今天,我的书房从使用功能上讲,已经变成一间计算机房,“家用电脑”概念对我来说已经过时,我的计算机房是整个的一套系统集成,绝大多数的学习和写作时间都是在台式宽带上网电脑、移动办公系统、喷墨打印机、扫描仪、数码相机和摄像机等所构成的环境中度过。而那紧贴三面墙壁的书柜、书架以及里边堆得满满的厚重、发黄、尘污的图书资料,渐渐地变得只具有一种文化符号的意义,给人一种压抑、沉闷之感。网络生活时间长了,我感觉这满屋子的书籍报刊简直像一堆堆垃圾,与崭新的房子、书柜和豪华家具、家电设备极不协调,而能与之相媲美的,唯有心爱的“电脑系统”了。

            我每天的生活,几乎是有规律地、开心愉快地来往于“天力机房”和“家庭机房”之间,慢慢地就不会阅读纸质报刊和普通书籍了,感觉纸张载体缺乏最重要的信息搜索和链接功能,是天生的“无腿怪胎”。在“天力电脑”学会和习惯的“网络链接”功能,像一个倾国美女,已经轻而易举地夺去我全部的爱,使我的成功和喜悦都源自于她。如我有一篇研究董仲舒的论文,九十年代初发表在国内一家知名的学术期刊上,后又被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收入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论文集,但十数年过去了,如石沉大海一般,我不知道它有任何的反馈和影响。前年2月,我把这篇论文上载到网络论坛里,不久就被数家学术网站“链接”和转载,还被香港、台湾的两位学者引用。一位在美国大学演讲中国传统文化的友人,还把此文通过因特网一瞬间调到教室的电脑大屏幕上介绍一番——这就是神奇的“链接”!

            “网络链接”的奇特效果,会促使你抓紧时间去完成需要在网上发表的作品。比如1991年我在北大经济学院赵靖教授门下进修中国经济思想史,写出一万多字的董仲舒经济思想研究报告,赵先生很高兴,说我对这门学科具有了学术发言权,并建议我接着研究董仲舒的“德治”思想。在赵靖先生的指点下,我把董仲舒的《春秋繁露》读了无数遍,还准备将其重新标点并翻译成现代汉语。尽管有名师指导,还有那样的好心情和做了那么多工作,可是将近十年过去了,我仍然没有把研究心得写成文章发表。在上网之后的前年初,我只用了不到五个月业余时间,就将研究成果整理成一篇近四万字的论文,发表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,立即引起了学界的关注,还在网上看到了数篇评论。如果没有网络“链接”的诱惑,这篇论文就注定是流产的命运了。自上网以来,我在北大在线《中国学术城》、中国思维网、北大法律信息网、北京超星数字图书馆、香港中文大学《二十一世纪》、北大燕园评论等著名网站发表哲学、宗教、经济、法律论文及学术、思想、生活随笔一千余件,还建立了自己的网络工作室。假定八年前我没有投身“天力”用电脑作文,假定四年前我不在“天力”学会电脑上网去阅读、写作、发文,那么“人生四十不学艺,老狗难教新把戏”的我,绝不会有动力和热情去为这千余件作品所表达的思想画出一个字符。

            去年京城有一位记者朋友给我留言说:看到陈兄在网上有那么多精彩文章,我真为你没给传统媒体撰稿而深感遗憾。但他不知道,我的写作完全是在“天力电脑”的诱惑下“落网”开始的。我在四年前开始“触网”的时候,是个“不惑”之人了,在非网络世界里,已经不大有可能去改变自己既定的生活道路。我的全部写作念头、灵感和材料都是在阅读网络文章、跟网友即时互动的交流以及“天力电脑”的教学活动中产生的。在“中年”之后、“落网”之前,我从来不会产生那种要自觉主动地写一篇稿子、用打印机打印出来、跑到邮局买一个信封装好、贴上邮票去给某个报刊投稿的兴致和念头。很多人写文章是为了评职称、挣稿费,而我写文章不为这些,相反我认为挣得名利钱财的人,应该去网上寻找人生的真自由,享受人生的真乐趣。所以是伟大的“天力”和“电脑”改变了我。如果不是投入“天力电脑”后那日日夜夜倾其心智、挥洒激情的交流,我一定会在自己曾经选择的老路上走下去,而与信息网络和文章操业无缘,哪有那位大记者所说的“深感遗憾”啊。

            在网络的广阔天地里自由交流,会不断得到网友的充分肯定和尖锐批评甚至挖苦讥讽,从而使自己开阔心胸,拓宽视野,吸纳百川,能很快并准确发现自己的长处、优势和用武之地在哪里,以及如何去发挥。而在一个受到多方限制和充满利害关系的现实环境中,一个人很难找到自己的最佳定位。如果现在把我拿到处处设防、画地为牢的传统媒体世界里,我也会立即变成一个“无腿怪胎”,不会“走路”的!是“天力电脑”注定了,我的“发迹”之路必然是在自由无限的“网络社会”里。不仅网络上所有的信息资源都相互链接,而且因为上网,我和网络之间也形成了一种紧密的“链接”关系,使自己不能脱离“天力”和“电脑”而成为一个文化形态上“完整的人”。我爱“电脑”,我爱“天力”——“天力电脑”是我激情跳跃的舞台!

            2004610日)

  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      发表

        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  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        营口藤何代理记账有限公司